關於部落格
設計、Cinema 4D、PROE、旅遊、心情、投資理財,還是ID設計人................
  • 2292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老樟樹之淚...... 我不要大巨蛋!! 還給我一個松菸公園!!!!

台北大巨蛋,基地位在廢棄的松山菸廠,建於1937年,1998年停止生產,2001年由臺北市政府指定為第99處市定古蹟,松山菸廠在戰後種植大量植栽,景觀優美,是台北市東區最大的綠地,原先是一片少為人知的台北森林,在松山菸廠停止運作後,廠區移交台北市政府管理,而政府在2007年針對園區內數百餘顆珍樹,進行剷平或是移走至寶湖國中預定地,其中還包含一株樹齡高達80至100年的老樟樹,如今多數遭移置的樹皆已枯死,老樟樹則如風中殘燭,漸漸失去生命的跡象。


讓蘇米覺得可笑的是,當人類把原有的生態,把原有的環境,把原本生長的老樹木都破壞殆儘的時候,再來談種樹,是多麼諷剌的一件事。




以下文章轉載自2009/03/02 中央社

樹上抗議27小時 溫炳原:聽到老樹哭聲

為了不讓松山菸廠的老樹被移走,在樹上待了27個小時後,被警方強行拉下;溫炳原上午召開「下樹不甘心、下波不灰心」記者會,播放他在樹上自拍影片,講述當時在樹上生活27小時的心情。


溫炳原表示,當聽到市府要移樹時,非常生氣,等不及警衛開門,就已經翻進去救樹,後來到了樹上後心情才比較平靜;他說,北市政府移樹時,氣溫只有攝氏14度,「不是說回暖才移樹嗎?」


溫炳原指出,抱樹的出發點很單純也很簡單,因為樹是國家的財產,樹是大自然的一部份,對樹的感情很難描述;他覺得很意外,既不是強暴犯也不是強盜犯,警察竟然將他雙手戴上手銬


溫炳原表示,台灣應該把樹木當成夥伴,砍樹不是台北文明城市應有的展現;台北市的商業設施夠多了,實在不需要再一個大巨蛋。


他說,這個案子北市府花費約新台幣200億元徵收土地,但卻給財團50年免權利金,如果營運不佳,市政府還要自己買回來,背後可能有問題。


溫炳原強調,在電視上會看到消防隊去救1隻狗或是1隻貓,希望下次能看到消防隊去救1株樹。



以下文章轉載自2009/11/22苦勞網-王毅豐

移植草率 處理顢頇
松菸老樟樹枯死

原本枝繁葉茂的老樟樹,在市府官員輕忽的態度下,錯失搶救的良機,逐漸枯死。攝影:王毅豐)

2009年11月21日下午,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成員與附近居民、里長、環保人士,一同聚集在老樟樹前,為它舉行告別式,松菸聯盟成員林雪芳紅著眼眶,一一將白色雛菊分送給前來參與的人,在微微的細雨中,所有人靜靜地將雛菊放在老樟樹的樹根,為它獻上最後的祝福。


台北市政府為大巨蛋開發案,在環保團體的抗爭下,強行移植松山菸廠內八十餘歲的老樟樹
,當時北市府信誓旦旦地說會讓老樟樹存活下來,對照如今枯死的老樟樹,顯得格外諷刺。事實上,早在三月初樹保委員會的會勘中,樹保委員之一傅春旭就提出嚴重警告,認為樟樹因樹體過重導致下沉,其根系在積水的情形下會腐爛,將造成樟樹無法存活的後果。


傅春旭表示,在三月初的會勘過程中,他當場要求移植廠商重新定植,底部墊土讓根系的土球略高於地面,以利排水。但是廠商只表示說不可能,因為重新定植須租用大型吊車,將樟樹吊起來,需花費十幾萬元,遭移植廠商與教育局官員以「僱用大型吊車費用很高」為由拒絕,並因此與傅春旭產生激烈的爭執。而其他的樹保委員則是抱著打圓場的鄉愿心態,認為雖然廠商的做法極不專業,但是老樟樹的土球夠大,斷根時間夠長,應該不會有問題,並提出挖掘排水溝加強排水等措施補救,希望在不重新定植的情形下,保住老樟樹的性命,但最終還是無法避免樟樹枯死的命運。


「你又不是這方面的專家,講那麼多幹嘛?」這是某位公園路燈管理處的長官在傅春旭與廠商爭執時,所做出的回應,認為傅春旭只是植物病蟲害的專家,管病蟲害就好了,移植的事情不要表示意見。政府官員顢頇的態度,使得傅春旭不願再狗吠火車,只得在長官和其他的樹保委員面前說:「這顆樹不干我的事,因為已 經有人要我閉嘴了。」「從今以後此樹的現況就交給陳中老師說明。」陳中曾在當初移植老樟樹的爭議中,以專家的姿態在媒體面前,要大家相信公園路燈管理處的專業。而傅春旭至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對此發表意見,直到老樟樹枯死。


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遊藝表示,台北市長郝龍斌任職以來的環境政策令許多環保團體搖頭,為了大巨蛋案,松山菸廠第一階段被移植的三百多株老樹就死了百餘株,而目前國內樹木移植的存活率極低,市政府必檢討台北市各開發案中對待樹木的觀念,不要把樹木當成盆栽一樣移來移去。


松菸聯盟發表聲明表示,已針對松山菸廠樹木移植違法事項,將再度向監察院提出陳情,請求監察院為松山菸廠的老樹們討回公道。聯盟並要求保留老樟樹的樹身,設立老樟樹生命教育園區,並在週遭展示老樟樹的照片,讓後人瞻仰他美麗的身影。

(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發言人遊藝在告別式上,抱著老樟樹送它最後一程。攝影:王毅豐)


福田樹木醫院院長胡寶元博士接著表示,走遍台灣各地看到太多令人感傷的案例,有許多樹木都是因為錯誤的方法,或是行政單位有各種考量而沒有採納專業的建議,所以到最後卻造成了樹木的死亡。其實對樹木的關懷無論是老樹或小樹,都應該當成自己的親人來關懷,不要把它當成物品,認為枯掉死掉換一棵新的就好,但在過往診斷樹木的經驗裡,就發現有許多行政單位有這樣的想法。我們反過來想,台灣到底有多少棵像這樣的大樹能夠讓我們移植,其實真的很少。希望從這個案例,能讓大家反省樹木移植與樹木保護的政策,以及相關教育的配套措施,也希望以後的文化園區能讓我們的下一代瞭解整個過程,讓大家都可以將樹木當成自己的親人一樣的愛護他。


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遊藝表示,北市移樹相關工程運行方式,完全與《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》載明「受保護樹木以原地保留為原則」的精神相悖,屢見只顧工程之便,未能保障被移植的樹木的存活率的移植工程。回顧郝市長任職以來的環境政策不僅總讓環保團體搖頭,甚至議員們屢次質詢,市府雖然總給予正面回應承諾改善,然而各重大建設環評的爭議處,仍未見市府檢討改善。諸如台北文化體育園區開發案、各捷運線的新築、花博展館的興建、正在規劃中的廣慈BOT案等, 均伴隨大量移樹工程,導致上萬株樹木被當盆栽似的搬遷。顯示北市府面對都市開發與永續發展的衝突下,欠缺長遠的眼光與適切的評估。


松山菸廠第一階段被移植的三百多株老樹就死了百餘株,死亡率高達三成。台北市政府為興建花博展館而移植的樹木也已枯死上百株;看看去年從台東被移植到中和的五百年老茄苳,雖然顯靈斷了中和市長的腳筋,如今也已奄奄一息,行將就木。這些案例再再顯示樹木移植存活率極低的事實,後續還有多少開發案需要移植樹木? 廣慈BOT案?南港202兵工廠變更生技園區案? 這樣的情況我們是不是可以努力不讓它再發生? 我們是不是可以努力將屬於下一代的綠色資源好好保存下來?我們要求市府重新檢視台北市對待樹木的觀念,樹木是我們人類賴以維生最重要的朋友,不應該當成盆栽被任意的移來移去!


我們要求市府重新檢視台北市各開發案中對待樹木的觀念:「樹木不是盆栽,不能移來移去」,應予以導正,實踐法規中的樹木就地保留精神!


松菸公園催生聯盟也在記者會呼籲,希望台北市政府能在文化園區裡設立老樟樹生命教育紀念碑,原地保留老樟樹已枯死的樹身,並在週邊展示老樟樹生前的照片,讓後世能緬懷老樟樹原本美麗的身影,也讓老樟樹的遭遇,作為文化園區裡生命教育的重要景點。


2009年11月9日大巨蛋糾正案滿兩個月,卻未見市府對糾正事項說明,甚至未對遭受質疑的移樹事宜有所回應──兩個月後的現在已確認老樟樹搶救無效。走過八十年歲 月的松山菸廠,卻因錯誤政策的施行,摧毀了珍貴的都市綠地,整個移樹過程充斥的非常多違法的弊端與缺失,松菸公園催生聯盟除公開老樟樹因人謀不臧而枯死的過程,更發表聲明表示已針對松山菸廠樹木移植違法事項,將再度向監察院提出陳情,請求監察院為松山菸廠的老樹們討回公道。


心情分享完畢後,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準備了一人一朵白色雛菊,讓與會的周邊居民、里長、市府官員與關心老樟樹的環保團體等,在老樟樹下向祂獻花致意,獻上最後的祝福。
最後松菸公園催生聯盟仍呼籲,敦請市府努力檢討對於相關工程移樹上的疏失、以及改變對待樹木的觀念;更呼籲市府謹慎評估市區開發案,並且重新訂定得以照顧台北市民生存權與環境權的環保政策!



以下文章轉載自2010/03/12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

『別作秀,植新樹更要護老樹』

一年一度的植樹節又到了,今年馬英九總統在八里文化公園植樹,長期守護松山菸廠老樹的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前往會場嗆聲,要求馬前市長應向千百因他而死的老樹樹靈鞠躬道歉,同時也呼籲馬總統停止植樹作秀的行為,並廣納民意擬定全國性樹木保護法令,不要再讓屬於下一代的珍貴綠色資源漸漸消失。


馬英九先生在台北市長任內錯誤的決策,造成台北市區珍貴稀有的森林綠地遭到摧毀與破壞:一為決定台北大巨蛋落址松山菸廠,造成松山菸廠近千棵老樹遭到不當砍伐與移植,數百株日治時期種植的老樹死於非命,整座包圍著松山菸廠古蹟的珍貴森林變成一片空地;另外一個是爭取舉辦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,除了耗費50多億元的公帑外,為了興建花博展館,新生公園、美術館公園等地上千棵樹木也遭到迫遷,造成百餘株的樹木枯死。馬總統在植樹作秀的同時,是不是也應該向因他而 死的老樹們鞠躬致歉?


植樹節最原始的目的是為了紀念孫中山先生,所以特選在春暖花開的3月12日,因為這是最適合栽植樹木的時節,希望能夠提升新種苗木的存活率,讓栽植下去的苗木能夠順利長大。大樹可以為孩子們抓緊腳下的泥土、製造新鮮的氧氣、提供孩子們遮蔭的空間。曾幾何時,植樹節成了作秀的日子? 總統與五院院長在鏡頭前一字排開,用植樹來營造政府環保減碳的假象,卻從未仔細檢討整個政府機關對待樹木的方式。看看去年馬總統與文武百官在南港文官培訓中心植樹作秀的會場,早已重新種上新的植栽,去年種的樹,僅存幾株被移到了牆角邊。樹木,成了作秀的工具,作完秀,管他是死是活。 植樹節不應該是作秀的日子


回顧台北大巨蛋與花博的經驗,顯見大樹與老樹是不適合移植的,但是政府卻只重視植樹活動的宣傳,從未認真思考如何保護已經長大的大樹,再大的樹木都 是可以為配合政策開發,而被隨意移植或砍伐的;甚至高山上的原始森林,也因為錯誤的造林補助政策而被砍除種上新的樹苗,形成「砍大樹、種小樹」的荒謬案 例。百年老樹難得,但失去了20年、30年或50年的大樹,又哪來百年的老樹呢? 帶動經濟的開發計畫,選址時是不是可以先找沒有樹的地方?馬總統在植樹的同時,是不是應該重新思考如何推動全國性樹木保護的法令?讓山上的原始森林、公園 裡的大樹、馬路邊辛苦的行道樹,都可以活得更有尊嚴、更幸福?政府是不是更應該努力教育公務人員與社會大眾—要植樹,也要護樹!



異言堂:

3月12日是植樹節,這一天政治人物總是會參加植樹活動,宣示節能減碳的環保決心。然而每年因為不當的移樹政策而死掉的老樹又有多少?在台北有一群志工, 為了爭取當地一處天然綠地做公園,花了三年的時間從事護樹的保衛戰,終究不敵公部門強制移樹的手腕與決心,最後一片數公頃大,猶如在都市中發光的綠寶石, 成了黯淡無光的黃土一片。究竟這片綠地有何價值,這群小人物,又如何用他們的生命捍衛老樹?


一棵八十多歲的老樟樹,在警力的層層戒護下被拔地而起。專家說會幫他找一個很好的新家,但沒多久,這棵台北盆地平地中最大、也最老的樟樹開始生病了,而且 病得很嚴重。政府動員許多人力,想盡了各種辦法,就是要挽回這棵老樹,但還是不見起色。是移植樹木過程不當導致嗎?樹木不是盆栽,不能移來移去,台灣移樹 工程的觀念和做法有什麼弊病?種小樹,砍大樹的強烈對比,成了植樹節最反諷的教材。


如果你己經看完了這篇文章,而你也對保護自然環境和生態有『一滴滴』的認同感,那你不彷花一點時間把引起我花時間寫這篇文意的節目影片看完…

100313民視異言堂_老樟樹之淚1

100313民視異言堂_老樟樹之淚2

100313民視異言堂_老樟樹之淚3

100313民視異言堂_老樟樹之淚4


其實蘇米在GOOGLE搜尋關鍵字"樟樹 松菸"就可以找到不少有關這整起事件的相關資料,甚至在TOUTUBE搜尋"老樟樹" 也能找到一些相關影片。過去蘇米也在網誌中介紹了不少有關環保議題的產品與設計,如今看到這樣的事件就在身邊上演,卻混然不知覺,相信有更多的人也是輕呼帶過,希望國人未來能更重視環保問題,地球只有一個,台灣也只有一個,我沒有政治立場,但是我愛台灣!!


 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